风起时

你不会一生顺遂 也不会一生低谷

卑微的躯壳,高傲的灵魂
像沉默中的不甘,又如喧嚣中的平静

有人问 :学校一区到二区相隔多远?
我说回答说 :一条路,还有一片天,两条电线,和每天流不完的肥皂水。
.
.
.
.
.
. . .『记忆碎片』